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新闻, 新闻 > 正文

九州风神漫漫国际维权路

“7月17日一早,北京市九州风神科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夏春秋登上了航班“赴美维权”,他希望能与美国SDI公司就旗下品牌iHome涉嫌侵犯九州风神专利权一事坦诚地谈谈。

iHome是隶属于美国电子消费类企业SDI的知名品牌,其出品的Apple音频周边配件在北美市场占有率第一,产品行销70多个国家和地区。

今年4月和5月间,印有iHome商标的5个集装箱、总数量近35000个的笔记本电脑散热垫被深圳海关所扣押,原因是产品涉嫌侵犯九州风神产品的知识产权。然而,九州风神的维权却几经波折,至今仍在寻求各种途径进行努力,甚至不惜远跨大洋登门“拜访”。

为了维护知识产权,九州风神每年投入近800万元人民币的成本以及大量时间和人力。对手也从国内“山寨”企业一路升级至国际知名公司,其间的经历时常令夏春秋和他的团队感到气愤、无奈,有时也会哭笑不得。

“企业不创新是死路一条,不保护创新同样是死路一条。”在提倡产业升级的当下,保护知识产权已经成为创新型企业的成长之痛,九州风神便是一个缩影。”

遭遇“洋侵权”

夏春秋199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1999年创立了九州风神。凭借不断的产品研发创新,该公司目前已经是国内头号电脑散热器生产厂商,并且逐渐成为全球电子散热业界的顶尖企业。

企业发展到这个程度,维护知识产权却成了他们难以跨越的一道关卡。今年4月26日和5月10日,深圳海关扣押了5个货柜,货物是打着“iHome”商标的笔记本电脑散热垫,涉嫌侵犯九州风神的专利权。

5月16日,九州风神的工作人员在Facebook上给iHome留言,询问被查扣的货物是否为他们的产品。

5月17日,iHome回复留言,询问九州风神的“联络窗口是谁”。同一天,自称iHome台湾代表的“萧女士”,通过货物的报关公司与九州风神公司负责法律事务的李德芳取得了联系。

18日,九州风神回复iHome,告知对方可以同联络人张东方联系。21日,萧女士转而开始同张东方接触。

萧女士全名叫萧成珍(Jennifer),称自己拥有iHome公司的授权,但表示要等到双方最终签署谅解协议时才能出示。在这种情况下,谈判仍然展开,并且双方一度进行得非常顺利,几乎就谅解协议达成了一致,甚至开始沟通签署方式等细节。

但是,iHome方面却在facebook上向九州风神表示,这批货不属于他们,谈判也因此走向破裂。

6月2日,夏春秋赴台湾参加台北电脑展,原计划与萧小姐会面,但因为会见时间问题达不成一致,最终没能实现。

接下去的一个消息让九州风神大吃一惊,6月底,萧女士通过短信告知“iHome已经于6月中旬购买同样货物,五个货柜从不同厂家出口,船已离港,你们可以去美国控告他们侵权,他们在等你们的控告。扣在深圳海关的货不需要了,你们慢慢扣、慢慢玩吧!”

九州风神觉得,他们中了对手的缓兵之计。

“事情一开始我们挺幼稚,还跟他们谈,应该赔多少钱。我们还开了条件,希望每个散热器收取合理的权益金,并且另外支付2万美元作为保证金。他们回复 说,依我们提出的条件只能同意支付50%的权益金。最后,我们都已经依对方提出的金额答应了他们。但是,就在答应之后却怎么联系都不再有任何回复了。又过 数日后才从别处知道,其实他们背地里是去想其他非正常处理办法了。”

回想谈判的过程,夏春秋十分郁闷。

无奈之下,九州风神辗转通过电话联络到了SDI副总裁马库斯(Marcos Zalta)。在后者的干预下,事情稍微明朗了一些。一家叫做Life works的公司表示,九州风神认为侵犯了专利权的iHome产品是他们的货物,Life works是SDI官方授权的、负责生产iHome所有非音频设备的公司。

神秘“委托人”

终于逼出了涉嫌侵权货物的所有者,这对于九州风神来说是一个难得的胜利。因为在此之前的漫长谈判沟通中,货物的归属始终没有正式说法。

夏春秋介绍说:“在整个处理过程中,iHome完全不正面响应任何讯息,也不提供任何书面资料。这说明iHome方面十分精明:不论协议能否达成, 或者中间可能出现什么问题,只要不以公司的身份出面处理,iHome在任何需要的时候,皆有办法能将所有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至于所谓的委托授权人,也因 为我们一直无法取得书面授权书资料,iHome最后可以说不清楚此事甚至不认识什么萧女士;对于货物是否归属于iHome的询问,他们也一直不置可否。这 一切皆是谨慎地想要将侵权的事情与自己撇清关系。”

这种第三方“神秘人”出面谈判的方式,也是一般侵权方在处理“麻烦”时的惯常套路。

“法国的一个公司侵犯我们专利权,同样是这么处理:派人来谈,但没授权,上来就是,‘你要多少钱吧’。”夏春秋无奈地说,“我们上过不止一次当,现 在我们学精了,先问你代表谁,和货有什么关系,你是生产商、报关行、货主?你别说我就是旁边卖冰棍的老大妈,就这件事我也想说几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呀?”

夏春秋所说的法国品牌侵权案,也是九州风神近期遭遇到的第二起重大国外品牌涉嫌侵权事件。与iHome不同的是,这个事件更加让人无奈。

法国涉嫌侵权公司名为Espace,销售Connectland和Spyker品牌。他们原本是九州风神公司的客户,双方合作了五年之久,合作过程 中也不曾发生过任何不愉快的事情。但就在大约两年前,他们突然无预警地终止了所有与九州风神的商务合作。直至今日,九州风神才得知:他们的法国客户拿着九 州风神的产品,直接另寻生产厂商,以抄袭手段购买山寨产品。

“我还认识Espace的公司负责人,甚至还曾经亲自前往法国拜访过他,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种局面,实在无法理解。”夏春秋说。

这两起欧美品牌侵权案是九州风神在中国海关已掌握确切物证的案件,此外还有许多涉嫌侵权但尚未拿到实质证据的案例。对于后者,九州风神只能眼睁睁看 着被抄袭的产品在海外销售而无计可施:“我们抓得到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抓不到的侵权产品仍然堂而皇之地摆在欧美市场里销售。而且就算派个所谓代 表来和我谈判,也只谈抓到的部分。海外这些大的商家们,天天在喊着在中国要保护他们的知识产权,而摆在国外商场里的产品,它们的制造过程是非法的,他们知 道吗?”

上周,九州风神专门做了互联网公证,证明美国的iHome以及法国的connectland和spyker这些品牌的侵权产品在美国亚马逊、英国亚马逊、英国Ebay等电商平台仍在销售。

在终于同SDI和Life works联系上之后,夏春秋决定直接去同对方过过招。鉴于此前的经验,公司副总经理徐东进强调,无论怎么谈,一定要先让Life works出示SDI的授权证明。

不对称的“维权战”

相比海外公司侵权,国内的侵权更加让人头疼,经常出现的情况是:你要维权,对手不见了。

九州风神负责法律事务的李德芳提起国内的诉讼便开始摇头,“我们是在跟空气打官司”。

“比如我们曾经诉讼过的两家公司,你告他,公司他干脆就不要了,根本不应诉,回头再注册一家公司接着干。”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发出的传票没 人收。由于无法确认被诉方,所以法院还需要公示。等到案子审理,他也不出现,最后判决结果也无法送达,又得需要登报公示。而这个过程中的所有费用,甚至包 括登报的费用,我们都要掏。”

最让他们头疼的是,这种被告缺席的侵权官司,即使九州风神胜诉了,法院判决被告赔偿,也只能是无法执行的一纸空文。

“有的侵权公司在工商的注册地址是错的,你去找,根本没有。有的工厂还在,但老板没了,只剩一点破旧设备和一堆债务。”

现实屡屡打击九州风神维权的意志,他们像是在单枪匹马进行着一场不对称的战斗。

“当年九州风神开始与法国家乐福贸易往来,先要经过第三方认证机构做生产认证。后者要求,为了保障工人权益,需要修建消防楼梯、改善工作环境、成立 工会等等。我们都做到了,每一款产品均是在一个健康有序的生产线上完工。”夏春秋说,“我们企业的产品是合法的,我们不会因为对成本的控制而去压榨工人权 利,而那些山寨工厂都是简单的仿冒生产,没有研发、不给工人缴纳三险一金、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很多小工厂老板听说九州风神抓到他们的仿冒产品了,干脆把工 厂一关了事,跑到别的地方再开一个工厂。而对于九州风神来说,产品的研发需要付出高额成本支持、工人享受应得的福利待遇、企业依法缴税等等,产品成本要远 远高于仿冒品。”

不久之前,九州风神又开始了一起国内侵权诉讼,向深圳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诺西公司侵犯其5款产品的专利权。

这件事更加离奇,夏春秋介绍道:“同一个人,先是侵犯我们商标权,然后在法院判处缓刑期间,成立新公司,继续侵犯我们的专利权。而且,销量已经在网络商城的散热底座类产品中排名第一,每月销售额在300万元左右。”

法院判决书显示,2011年1月,因假冒九州风神注册商标,被告人巫庆祥被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罚处人民币15万元。

2012年8月,巫庆祥以注册资金3万元注册成立诺西科技有限公司,推出诺西牌系列笔记本电脑散热垫。

九州风神曾向该网络商城提出过撤销诺西在售涉嫌侵权产品的请求,在经过短暂一天的下架处理之后,因为诺西的一纸反诉,下架商品重新开始了正常销售。该商城回应,想要让这些商品停止销售,需要法律层面的文件支持。

于是,九州风神不得不又开始了维权诉讼。李德芳介绍,按照以往的经验,公司平均每做一起维权案子,调查、诉讼、律师等费用就需要20万到30万人民币。从开始到结案,时间需要一年到一年半。

“如此漫长的时间,侵权厂家将从中获得多少收益?”夏春秋有些焦虑,“这不得不让我们反思,发生这种事情,是不是说明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过于薄弱?”

难以承受的负担

如果纯以投入产出的角度来评价,当下企业的知识产权维护是非理性的赔本行为。即使九州风神已经做到同行业国内领先,也深感维权成本难以承受。

夏春秋表示,九州风神的打假工作已经相对系统化和成熟化了,“就像中国的消费者是鉴别假货能力最高的消费者一样,市场的恶劣环境也锻炼了我们。”过去两年,他们一共向深圳海关申请查扣了11个货柜,没有一次提供的信息是错误的。

以上这11个货柜的查扣行动,全部需要事前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进行调查。

李德芳告诉记者,在发现侵权线索之后,他们通常会聘请第三方调查公司或从事知识产权事务的律所来进行后续调查,这些都将计入每年数起侵权案件的处理成本之中。

此外,想要将这11个货柜扣押在海关,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以iHome被扣押货物为例,其出口散热器单片申报价值为十余美元,被截获的iHome两批散热器共计38000余个,总申报价格高达人民币 2820400元。如果九州风神坚持让海关扣押侵权货物,需要交纳与被扣押货物等值的保证金,也就是近300万元人民币。若要进入接下去的起诉环节,还要 向法院交纳同等金额的保证金。也就是说,这起维权行为,光是保证金就达到近600万元。

事实上,在九州风神看来,这600万元保证金存在巨大水分。因为他们很清楚iHome被扣押货物的实际价值,而后者申报价格高出产品采购价格7倍之多。也就是说,九州风神想要继续控制住这些侵权的产品,需要交纳远远高于产品实际成本的高额保证金。

“这部分资金的冻结则会影响到九州风神对研发、生产等活动的运营支持。”因此,维权会严重影响到企业的正常发展。

2012年,九州风神公司营业总额达到2.6亿元人民币,纳税总额1099万元人民币。但是,该公司每年的维权费用就将近800万元人民币。同时,侵权产品给九州风神带来的损失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

如此残酷的局面让创新研发型企业十分尴尬:创新研发越多,被仿冒、被侵权的情况也就越多;而维权则是负担沉重的持久战,高投入、低回报。

夏春秋的朋友曾经提醒他,说:“老夏,你的活儿是搞产品,不是打假。你看看你,都快成专业打假的了。”

也有人劝他,算了吧,不就是几个货柜,别太较真。

夏春秋心里最纠结的时候,也想过放弃,但公司加上工厂,1000多人得吃饭,“今天放了一两个货柜,明天就有更多的出去。”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继续 干:“如果我们今天说,算了,别创新了,干脆咱们也仿冒吧,也许短时间里我个人会过得比现在更好,但不保证企业能有明天有后天。我们希望合法经营,希望企 业能长久,所以只能选择走最艰苦的路。”

当然,他最期盼的还是保护知识产权的体系尽快完善起来,对权利人的保护和对侵权方的处罚都更有力度。

“老外把中国看做是造假抄袭之国,对中国的刻板印象就是不注重知识产权,更没有知识产权保护,所以他也不会去尊重你。而对我们自己来说,如果没有一个完善有力的体系保护创新,企业自主创新便难以为继,产业升级更是空谈。”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