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新闻, 新闻 > 正文

从“一文不值”到“身价倍增”

“一文不值!”这是2008年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将一项抗癌蛋白药物专利,拿到跨国医药巨头赛诺菲—安万特公司面前时得到的答复。实际上,这项发明早在多年前就已被国际权威杂志报道,并被美国科学家评价为“肿瘤新生血管形成研究必读”。
  同一个专利,产业界和学术界的评价为何大相径庭?原来是这一药品的专利保护不足,容易被改造或仿制,跨国公司当然不愿砸钱开发。2010年,上海盛知华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对这项发明进行专业评估、补充数据和申请新专利,重新布局后的专利把成果保护得严严实实,专利价值陡增。
  这一次,他们成功将这一专利的美国和欧洲使用权许可给了赛诺菲—安万特,许可金额让业界瞠目结舌:6000万美元外加销售额提成!
  轰动性成功让人们将目光投向了盛知华。盛知华CEO纵刚因在美国突出的知识产权和技术转移管理经验,2002年被上海生科院邀来培养相关人才,为成果转化积聚实力。
  可做了4年,他实在有些做不下去了,因为辛苦培养的人才很快就被跨国企业挖走。“一个月几千块怎能跟人家的几十万年薪相比?”于是,纵刚大胆向院里要来了一个“机制”:财务独立核算,转化的收入按比例分配给工作人员。
  2007年盛知华在上海生科院原来的知识产权部门基础上组建。尽管纵刚未透露公司的营收,但从一份介绍团队构成的名单中可见一斑:30人的项目经理团队中,来自牛津大学、海德堡大学、复旦大学的博士和博士后就有17位。能留住这么一批精英,企业的良好盈利可想而知。
  因成效卓著,盛知华的知识产权服务模式已被哈佛大学商学院纳入教学,也是我国知识产权工作首次成为世界著名商学院的教学案例。
  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以来,像盛知华一样“激活”我国知识产权发展的企业,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知识产权服务业已具雏形。
  德国戴姆勒—奔驰公司曾起诉三一集团图形商标侵权。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受三一委托,经过搜集整理上千页资料的精心准备和积极沉稳应对,终于使英国伦敦高院以戴姆勒理由不充分驳回请求。在这场漂亮之战中,三一依靠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成为制胜秘诀。
  盛知华的知识产权商用化服务,以及集佳的知识产权法律服务,只是庞大的知识产权服务业“家族”中的两名成员。
  作为现代服务业的重要内容,我国知识产权服务业逐渐向多元化、精细化发展,在知识产权代理、信息服务、高端咨询服务等领域不断开辟新路径。
  “现在国内企业对知识产权服务的需求不仅越来越强烈,需求的种类也更多元,开始呈现向申请前的规划、布局和申请后的权利运作这前后两端延伸的趋势。”上海专利商标事务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宏祥告诉记者。
  某药业公司打算立项开发一种新药,上海专商所通过专利预警分析发现,他们即将开始的研究与现有专利存在冲突,如立项很有可能产生侵权纠纷,遭受重复科研带来的损失。专业可信的结论让该公司当即“悬崖勒马”,取消立项,成功规避了风险。这样的例子在上海专商所不胜枚举。
  正因为许多市场主体对知识产权服务的需求早已跳出了申请专利、写专利的低层次,而是放在了整个企业战略甚至产业战略的新高度,我国知识产权服务业的重心开始从促“量”转向促“质”,以全程参与、伴随的方式,深度参与到市场竞争和经济发展中,释放出更大的活力和能量。
  我国的知识产权服务业的发展现状如何?人们也许可以从知识产权服务业从业人员数量的变化管窥一斑知全豹。统计显示,截至2012年6月,我国知识产权服务业从业人员总数约28万人,而2008年底则不到3.5万人;我国目前具有专利代理资格的人员数量是18149人,比2008年增长了近一倍。今年全国专利代理人资格考试报考人数超过2.3万人,再创新高,同比增长近30%。
  “以前是专利代理机构跟着企业跑,现在是企业围着专利代理机构转。”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副所长李雷如是说。为啥要围着他们转?
  李雷坦言,“现在专利代理人每人手头的案件一直处于40件的滚动状态,压力非常大。去年委托我们代理的专利数量达到三四万件,但实际受理的只有2.1万件。因为人手有限,我们不得不放弃一些业务。”原来,需求旺、人才缺,企业要是不盯紧点,还真排不上队!
  缺人,成了制约我国知识产权服务业发展的首要因素。据相关调查,美国的专利律师和专利代理人的人数比例约为我国的20倍;我国专利代理人一年平均处理的专利授权件数约为美国的10倍。
  不仅仅是数量。纵刚表示,“我们做申请代理熟门熟路,但做申请前后的两端业务,水平仍亟待提高。”王宏祥说,“我国知识产权服务业从业者大多出身于法学院,多理论、少实践,跟企业需求不对口。”与此同时,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和人才大多集中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仅北京的专利代理机构就占全国的1/4,区域分布不均,更加剧了人才短缺的矛盾。
  纵刚建议,“我国应实施知识产权领军人才计划,推送资助理工科博士去读商学院,向国外发达国家一样打造知识产权服务人才池。”
  5年来,我国也一直在积极行动,制定了《知识产权人才“十二五”规划》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明确提出加强知识产权服务业人才队伍建设,实施知识产权服务人才支撑计划。同时,各地也不断探索,有的地方将知识产权教育纳入中小学日常教学,建立从中小学到大专院校最后与企业专利管理师对接的培育体系;有的高校让理工科本科生免试推荐攻读法律硕士(知识产权方向),培养复合型人才。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