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利, 业界新闻, 新闻 > 正文

茅臺的前身是赖茅吗?

 

3331
赖茅商标纷争长达26年。由於商标没有归属,谁都可以生產。从消费认知看,长此以往,最终伤害的并不是茅臺酒,而是茅臺镇的產区品牌。当地政府应对缺失,產区品牌打造面临解决產品品牌选择、茅臺镇整体规划、赖茅商标归属三大发展障碍。
赖茅
近日央视曝光了市场上标明“赖茅”酒的產品眾多,生產厂家不一,对消费者造成了认知误导,而当地主管部门对此也似乎无能為力。
赖茅乱象由何而来?最终伤害了谁,又如何解决?
赖茅原本并非商标,而是通俗称谓
赖茅的前世,系赖氏先祖赖正衡在清朝道光年间茅臺镇最初创办的“茅臺烧春”酒坊(当时并不叫赖茅),但因战乱被毁。
之后赖家迁居贵阳,赖正衡之子赖宗贵创办“赖兴隆商号”。
赖宗贵育有赖永初、赖贵山、赖雨生三子。1941年,赖永初接管茅臺镇的“衡昌酒房”并更名為“恆兴酒厂”,开始生產“衡昌茅臺”,也叫赖氏茅酒。据说当时曾用“大鹏牌”标誌,后被世人通俗的称為“赖茅”。
除了赖茅,还有谁是茅臺前世?
1952年,地方政府通过赎买、没收、接管等形式,整合了1862年成立的“成义”烧坊(华氏茅酒)、1879年成立的“荣和”烧坊(王氏茅酒)、以及“恆兴”(赖氏茅酒)三家茅臺镇的私人酿酒作坊,组建了国营茅臺酒厂,即今天的贵州茅臺集团。
也就是说,市场上的各种赖茅酒,包括后来出现的号称“百年华酒,茅臺前世”的华酒,以及王茅后人成立荣和酒业生產的荣和烧坊酒,宣称自己是茅臺前世,严格意义上讲并没有错,只要商标不构成侵权即可。
那麼,从传播认知角度看,為什麼大多数消费者、乃至不少白酒业内人士都不清楚茅臺的前世,只知赖茅而不知有华茅和王茅?
因為赖茅成了唯一的例外。
赖茅商标争执长达26年
从1988年贵州茅臺集团申请註册“华茅”“王茅”“赖茅”商标至今,其他两个商标早已通过,仅有“赖茅”因不断存在异议而一直折腾至今。
1996年赖茅通过註册,2003年被赖氏后人申请异议,2005年被撤销。后茅臺集团再次申请註册,2012年覆审核准註册,又再次被起诉,至今没有任何结论。
从长达26年的折腾歷史看,第一次是从1988-1996年的首次申请註册期间,市场上第一次出了不同种类的赖茅酒,第二次是2005年至今,更多的赖茅开始充斥市场(茅臺集团多年来先后曾用过“工农牌”“五星牌”“飞天牌”“贵州牌”等商标,但始终没有生產过赖茅酒。这也是赖氏后人申请异议的核心依据)。
赖茅酒是怎麼乱起来的?
在1988年茅臺集团申请註册赖茅商标之前,由於还处在计划经济时期,所有白酒產品均通过商业部门统购调拨的严格指令性计划,由各级国有糖酒公司来执行全国范围内的流通销售。因此市场上并未见到赖茅酒出现。
随著1988年白酒市场放开,以及茅臺集团申请赖茅商标,各类赖茅才逐步涌现。
据本人2010年前后在市场上初步统计,2008-2009年是赖茅酒的市场鼎盛时期,各类以“赖永初”“赖贵山”“赖世家”“祖师爷”等作為商标的赖茅酒大约300来种,生產厂家不一而足。之后產品种类有所减少。
这一市场乱象的根源,有两个原因:
一是赖茅商标归属不明,26年来始终没有定论,一直在审核、裁定、撤销、再申请、覆审、裁定、起诉中转圈,客观上导致赖茅商标无法确权。
正因无法註册,理论上说,只要不作為带“R”的商标出现,茅臺镇所有的酒厂在產品酒标上打上其他註册商标名称,而產品名称用赖茅酒,都是可行的,不违规的。因此各类白酒厂商纷纷以其他註册商标之名生產“**牌”赖茅酒,大打擦边球。
二是2006年之后,随著白酒市场一路高歌猛进,尤其茅臺价格大涨带来的酱酒热,各类机构资本和商业资本涌入茅臺镇。在没有实力打造自有品牌的时候,走擦边球路线、用赖茅酒名称,就成了风险最小的市场开发选择。
不得不提的是一大批中原地区的白酒经销商,2007年后纷纷到茅臺镇开发买断品牌的赖茅酒。甚至有的公司名称并不存在,只是在当地申请一个固定电话,办理呼叫转移后,在自己办公所在地接听电话、洽谈合作、发货调运,都成為正常现象。
但因市场过於混乱,消费者接受度下降,2009年之后进入茅臺镇开发赖茅酒的经销商,不少并未赚到钱,因此市场上仍有大量不同商标的赖茅酒在流通。同时早期开发赖茅的、以及赖氏后人创办的几家酒业公司,大多已转型為独立品牌,不再主打赖茅字样。
赖茅乱象伤害了谁,如何解决?
赖茅的歷史,因本人从业时间长,算是比较瞭解。但对消费者而言呢?
第一,大多数消费者并不清楚赖茅商标之争的歷史,不知道曾经属於茅臺集团。
第二,消费者看到的各种赖茅,无论出自哪家,被大家记住的唯一共性是“茅臺镇”的酒厂生產的。
由此推演,长此以往,赖茅乱象伤害的是茅臺镇的“產区形象”,伤害的是当地引以為豪的酱酒產业,并不是茅臺酒的声誉。
我们看到,过去几年来,当地政府不遗餘力的打造“中国酒都”概念,打造仁怀、茅臺的產区概念,以期提升仁怀市、茅臺镇的整体品牌,打造当地白酒產业的整体优势。
但在我看来,这裡起码有三个障碍需要解决:
一是仁怀市、茅臺镇两个產地名称,究竟主打哪一个?
相信当地是想主打仁怀產区概念,否则不会註册“仁怀酱香酒”这一產区品牌,试图以此来整合部分中小酒企。而在当地主打仁怀產区概念的时候,茅臺镇不少规模酒企在品牌推广中,主打的是“茅臺镇7.5平方公裡酱酒核心產区”概念。
白酒业内人士基本上知道仁怀市,但对消费者而言呢?茅臺镇的知名度要远远大於仁怀市,这就在大眾层面上形成了仁怀市和茅臺镇的认知混乱。
选择谁放弃谁,当地需要作出判断,从定位理论和品牌传播角度看,仁怀市、茅臺镇两个概念不可能同时推广。
二是茅臺镇基本上没有规划,產区如何塑造?
本人曾两次探访茅臺镇,感觉整个茅臺镇就是没有任何功能区规划的、一个脏乱差的大工地。站在茅臺镇与二合镇交匯处,向南看赤水河谷东岸,从山坡到公路边,厂房、车间、仓库、办公楼、民居、商业街形状各异,仿古的,现代的,色彩不一,杂乱无章。满眼建筑,绿地近无。
在这样的基础上,想打造类似於波尔多、纳帕谷的美丽產区、工业旅游小镇,从何谈起?
三是赖茅乱象多年不休,地方至今没有对策。
前面说过,赖茅乱象最终伤害的一定是茅臺镇的產品品牌形象。但当地政府并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的潜在危害,对媒体的表态都是“无奈、执法无据”等推辞。
其实这一问题可以借鉴部分特色农副產品產地的做法,即地方政府持有、或委托行业协会持有產区商标或地理标誌,并授权符合条件的企业使用,以此引导和规范地方特色產业的整体发展。
就仁怀市而言,客观上说,赖茅并非如“信阳毛尖”“金华火腿”之类的產区商标。但作為有独特市场价值、代表当地產业特徵与歷史文化传承的一个特殊符号,“赖茅”可以视同產区商标,由当地政府与国家工商总局、茅臺集团协商,将赖茅商标转由地方政府持有,并授权部分符合条件的规模以上酒企使用这一商标,从而结束赖茅长达26年的商标纷争。
其他產区有无类似现象?
国内比较集中的大小白酒產区,除了贵州仁怀外,还有有四川宜宾市、瀘州市,安徽古井镇,江苏洋河镇,山西杏花村,河南洛阳杜康村等。由於歷史原因,部分知名白酒沿用了行政区名称作為商标传承至今,如瀘州老窖、古井贡、宝丰酒、杜康酒、衡水老白乾等。
现行商标法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不得作為商品商标申请註册,但新商标法颁佈之前已註册的除外。
从法律条文看,瀘州、衡水、宝丰尚好,但古井、洋河、杜康、杏花村作為县级以下行政区,当地同类企业是很容易走擦边球路线的,事实上这类问题也的确长期困扰上述知名企业,各家酒企均耗费了大量的人财物资源处理此类事务。尤其古井镇和2009年之前的杜康村,纷乱程度绝不亚於赖茅。至今除了洛阳当地对眾多“汝阳杜康”的治理初见成效外,其他区域并未见有多大力度。
来源:北京新浪网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