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全网文章 > 正文

莫讓開放平臺成為“盜版平臺”

在網路環境下,法律風險無處不在。開放平臺運營商應當審慎經營,以防不小心成了盜版平臺。
開放平臺緣何成為盜版平臺
2012年2月,驕陽公司以侵犯其《倩女幽魂》的著作權為由,一紙訴狀將捷報互動公司告上法庭。6月,北京海淀法院作出判決,認定捷報互動公司未經權利人許可,在經營的網站播放涉案影片,侵犯了驕陽公司的資訊網路傳播權,判決捷報互動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2萬元。
雖然對法院判決本身並無異議,但捷報互動公司並未就此作罷。明明是在開放平臺的遊戲規則之下,為何一不小心成為侵權責任的承擔者?
2013年1月,捷報互動公司將某開放平臺運營商告上了法庭。在訴狀中,捷報互動公司稱,原告根據被告提供的視頻開放平臺服務內容及流程,註冊成為其視頻開放平臺的用戶,並下載安裝被告官方網站公示的SD K套裝軟體,在原告運營的網路平臺開通了對被告視頻的搜索導航和連結服務,並且該種合作模式也被被告認為是開放平臺的成功案例在被告網站上加以推廣介紹。雙方基於合作關係,被告應承擔智慧財產權擔保責任,保證原告使用開放平臺提供視頻連結時不侵犯第三方的合法權益。但依據已生效的判決書,被告沒有獲得通過合作、連結等方式傳播涉案作品的權利,導致原告對權利人進行賠償,故請求判令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訴訟合理支出3萬餘元。
開放平臺運營商與第三方的法律關係的認定
一般認為,開放平臺是指平臺運營商通過開放介面,使得第三方開發者得以通過運用和組裝該介面以及其他第三方服務介面產生新的應用,並且使得新應用可以在這一平臺上運作的服務。開放平臺運營商與第三方的法律關係的認定需要結合開放平臺提供服務的性質以及具體案情予以認定。
本案中,被告是開放平臺的運營商,向其用戶提供一系列開放的介面並向用戶以視頻頭條、視頻榜和整頻道輸出等形式將視頻內容輸出,用戶可以通過獲取的模組代碼,以整頻道形式建立新視頻頻道。原告正是按照上述模式,通過註冊為被告的用戶的形式,採取整頻道輸出模式,建立了視頻頻道,向公眾提供涉案的影視作品。
據此,法院認為,被告在其經營的視頻頻道中設立開放平臺,原告捷報互動公司按照上述平臺的說明及提示成為用戶後建立了自己的影視頻道,可以向公眾提供由被告輸出的影視資源,原告與被告之間存在著包括涉案作品在內的著作權許可使用關係,被告是上述作品的許可使用方,而原告是被許可使用方。
開放平臺運營商違約責任的認定
本案的關鍵證據是一份採購協議,其中載明驕陽公司將其擁有資訊網路傳播權及轉授權的涉案的影視作品授權給被告在其平臺上以視頻點播或者下載服務方式使用,為非獨家資訊網路傳播權,無轉授權。該協議對可以播放涉案影片的網站做了限定並約定被授權方不得以任何方式授權第三方使用。
對開放平臺運營商是否違約,法院認為:
首先,從原、被告的合作模式來看,原告在該開放平臺上申請了“影視整頻道數據輸出”業務,在被告網站上對該項業務的定義為:該工具包將影視內容數據頁面樣式打包整體輸出,無需任何修改直接為您搭建影視頻道,用戶根據網站點擊開發語言,選擇不同的SD K工具包部署到站點伺服器上,即可直接訪問。之後通過數據請求的步驟可以獲得搜狐視頻的資源。對於上述合作模式,雙方沒有爭議。從以上過程可以看出,用戶可以獲得開放平臺運營商的哪些視頻資源,是應用戶請求,由開放平臺運營商提供的。開放平臺運營商對其提供的內容享有相應的權利是其授權他人使用的基本合同義務和基礎,開放平臺運營商在知曉涉案影片不應向原告提供的情況下,仍在開放平臺上提供,構成違約。
其次,雖然被告辯稱其提供的影視資源在返回數據中都標識了享有權利的方式是獨家還是非獨家,但是一部影視作品的資訊網路傳播權由開放平臺運營商獨家享有還是非獨家享有不同於是否能夠授權第三方使用。具體到本案,即使開放平臺運營商對涉案作品僅享有非獨家的權利,如若驕陽公司並沒有禁止其以合作的方式許可他人使用,則基於原被告的合作關係,原告無需向驕陽公司承擔賠償責任,法院對被告的上述辯稱不予採信。
其三、作為內容接收方的原告並不知曉開放平臺運營商獲取涉案影視作品授權的範圍,且被告亦未能舉證證明原告對驕陽公司授權的範圍是知曉的。原告在使用涉案影片中並無主觀過錯。綜上,開放平臺運營商在與捷報互動公司的著作權授權使用的合作中,提供了其無權授權他人播放的涉案作品,給捷報互動公司造成了損失,依法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開放平臺應盡到注意義務
本案是因一起侵權糾紛而引發的合同糾紛。由於開放平臺工具性比較強,一般其所負的注意義務比較低,在侵權法領域,往往可以適用避風港原則,但這並非意味著開放平臺運營商不需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本案中,涉案視頻來源於被告,捷報互動公司基於同開放平臺運營商的合作關係建立自己的視頻頻道,通過連結到搜狐網的方式向用戶提供涉案影片的線上播放服務。被告對涉案視頻的權利是非獨家的,無權授權他人播放。出現本案原告因侵犯資訊網路傳播權而承擔侵權責任的原因,在於被告未盡到合理的審查義務,而該義務應當屬於原被告雙方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關係中的權利瑕疵擔保義務,故被告對此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由於開放平臺提供的主要是網路服務,而非直接提供內容。故在法律上,開放平臺一般可定性為網路服務提供者(ISP),而非網路內容提供者(IC P)。但這一定性並非絕對的。在司法實踐中,證據為王。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原告僅需提供初步證據證明被告提供了內容,就完成了舉證責任。被告如果不認可,認為其僅提供網路服務,則應當由被告承擔舉證責任。如中國大百科全書有限公司訴蘋果公司A ppStore侵犯著作權案就屬於這種情況。蘋果公司未提交相關協議以及開發商資訊,法院根據舉證規則認定涉案的應用程式“《中國百科全書》”係蘋果公司自行開發。蘋果公司未經權利人許可,自行開發並在A ppStore上提供涉案應用程式的付費下載服務,侵害了大百科全書公司的資訊網路傳播權,應承擔相應法律責任。本案中,法院依據證據規則,認為開放平臺運營商並非ISP,故不能適用避風港原則。
還需要注意到的是,開放平臺承擔較高注意義務的情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侵害資訊網路傳播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如果其從向第三方提供內容資訊的行為直接獲得了經濟利益,則應負較高的注意義務,如針對特定內容投放廣告並獲取收益或者獲取了其他特 定 的 經 濟 利 益 。在 另 一 起 涉 及A ppStore的案件中,法院認定蘋果公司通過收費下載業務獲取了直接經濟利益,故對該平臺提供下載的應用程式,應負有較高的注意義務。而蘋果公司在可以明顯感知涉案應用程式為應用程式開發商未經許可提供的,仍未採取合理措施,故蘋果公司並未盡到上述注意義務,因此蘋果公司對開發商上傳涉案侵權應用程式構成應知,具有主觀過錯,侵犯了原告對涉案作品享有的資訊網路傳播權。
在網際網路環境下,法律風險無處不在。作為開放平臺運營商,應當認真盡到注意義務,以防不小心成了盜版平臺。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