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全网文章 > 正文

科技自主創業人員侵權多發亟待重視

  利用擔任公司總經理的職務之便,通過複製、偷拍等手段,獲取該公司採取保密措施的金剛石線鋸生產設備的圖紙等商業秘密,進而自己註冊公司生產金剛石線鋸生產設備,為原公司帶來巨大損失。

  此案經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人民法院審理後,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南京某金剛石工具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段新苗犯侵犯商業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罰金人民幣200萬元。據悉,此案創下了南京市侵犯商業秘密罪判決的刑期最高紀錄。

  “近兩年來,南京市檢察機關共查辦科技創業人員侵犯知識產權案件21件46人,科技創業人員侵犯知識產權案件有增多趨勢。在科技創業人員侵犯知識產權案件中,段新苗侵權案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南京市人民檢察院偵查監督處處長、知識產權“三檢合一”辦公室主任席晨說。

  “此類違法犯罪行為的發生既侵害了他人合法權益,也影響了科技創業的發展勢頭,亟需引起高度重視。”席晨表示。

  特徵 高知識化兼內外勾結

  據席晨介紹,在科技創業人員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中,犯罪主體“高知識化”特徵明顯。“犯罪主體普遍學歷較高,基本都擁有本科以上文憑。科技創業人員基本上都屬於高學歷階層,這也就決定了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犯罪主體相應的學歷相對比較高”。

  在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某公司軟體源代碼權益被侵犯一案中,3名被告人均系大學文化,都是物流監管軟體編程方面的高手,屬於典型的高學歷、高智商犯罪。

  “‘跳槽’人員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多發也是一大特點。在檢察機關辦理的侵犯商業秘密案件中,涉案人員大多數是在取得或掌握原單位技術後即離職,自行或與他人合伙成立同類型公司,盜用原單位技術成果,生產銷售產品非法獲利。”席晨說。

  如南京市浦口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王某侵犯商業秘密案中,王某以其盜取的技術信息技術入股他人籌建的公司。案發後,新成立的公司處於停業狀態,致使其餘幾名合伙人投入的資金無法收回。

  在作案方式方面,“內外勾結”的方式較為普遍。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作案手段一般較為隱蔽,侵權人與被侵害單位的在職人員內外勾結,通過支付好處費、許諾給予乾股、合作經營等方式,非法獲取被害單位技術性商業秘密。

  據介紹,在去年南京市辦理的12起侵犯企業高新技術案件中,有70%的案件存在內外勾結現象。

  “網路已然成為作案時溝通聯繫的主要手段。不法分子為逃避追查和打擊,往往藉助網路手段,進行犯意串聯和傳輸關鍵技術秘密。”席晨說,不法分子為獲取不法利潤,在侵犯其他單位知識產權時肆無忌憚、不計後果,被害單位往往蒙受巨大經濟損失。

  主因 利益驅動法制觀念淡薄

  對於科技創業人員違法犯罪的原因,席晨認為,首先是巨大利益的驅動。“不法分子在金錢誘惑下,不惜鋌而走險,將‘黑手’伸向其他企業的知識產權,最終越過‘雷池’觸犯法律底線”。

  據介紹,在南京市檢察機關辦理的鐘某等人侵犯商業秘密案中,4名犯罪嫌疑人利用盜取的原料配方,生產銷售與被害單位相同的化工產品,在短短半年內非法獲利約200餘萬元;在李某等人侵犯著作權案中,涉案金額達1500餘萬元,最終認定的非法獲利金額達700餘萬元。鐘某、李某等人都是科技創業公司管理人員或者負責人。

  “涉嫌犯罪的科技創業人員年齡基本上在18歲至35歲之間,平均年齡不超過25歲。由於創業者社會經驗不足,盲目樂觀,對創業可能面臨的失敗或風險心理準備不足,部分創業者在創業初期缺乏市場意識及商業管理經驗,在創業過程中急於求成,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實現企業效益的最大化,於是侵犯他人知識產權,以期獲取創業經濟回報的‘捷徑’。”席晨說。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科技創業人員法制觀念淡薄。他們對侵犯知識產權行為的法律性質認識不到位,沒有充分認識到侵犯知識產權行為的嚴重性及可能面臨的法律後果。”席晨說,有的犯罪嫌疑人被抓獲後,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犯罪,反而認為自己打破了技術壟斷,以較低的價格滿足客戶需求,對經濟發展有利。

  此外,查辦懲處不力也是一大原因。知識產權的高科技特徵,使得在查辦案件過程中面臨取證難、認定難、指控難、處罰難的四難問題。另一方面,當前企業依靠自身力量維權的成本過高、多頭執法尚未形成保護合力等問題仍沒有解決。

  同時,相關法律及解釋的規定與司法實踐相脫節,也造成認識有分歧、打擊不力。多種原因造成了違法成本低、懲處不力的現狀,難以有效遏制不法分子的投機心理。

  打擊 整合資源建誠信體系

  為加大對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打擊力度,南京市檢察機關突出打擊重點,於2011年成立了知識產權“刑事、民事、行政”三檢合一辦案中心,推行一體化辦案模式,構建了訴前、訴中、事後、執行“四位一體”的知識產權案件檢察監督新格局。近三年來,南京市檢察機關辦理了一批影響重大的知識產權案件,共批准逮捕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嫌疑人195人,提起公訴347人。

  據介紹,南京市檢察機關通過有效整合內部執法辦案資源,通過精挑細選骨幹力量,有條件地成立知識產權檢察科或知識產權辦案小組,加強對新類型犯罪法律適用和相關科技專業知識的研究,從理論上和實踐中不斷提升知識產權犯罪案件辦理的專業化水平。

  另外,南京市檢察機關在減少和遏制科技創業人員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方面,一方面加大打擊懲處力度,通過強化知識產權案件源頭監督、建立類案研究機制、健全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長效機制形成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合力。另一方面,幫助企業做好保密和預防的培訓工作。此外,南京市檢察機關還建立知識產權基礎信息庫和企業誠信管理體系,打造知識產權公共信息服務平臺,完善信譽評價、監督考核等信用記錄製度。“我們將探索建立健全失信‘黑名單’制度,提供給相關單位和個人查詢。同時還將知識產權誠信記錄與企業或個人信用記錄掛鉤,對失信和違法違規的單位和個人,建議取消政府投資方面的全部優惠政策。”席晨說。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