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全网文章 > 正文

網絡盜版讓香港漫畫產業陷入困境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1
趙遠明(音譯)是日本漫畫的鐵杆粉絲,尤其喜歡《火影忍者》(Naruto),這是一部經久不衰的作品,講述了超級忍者的冒險故事。他今年剛滿二十歲,目前還是一名學生,和成千上萬的漫畫迷一樣,他曾排隊等待香港動漫節發佈的最新作品、最近完成的漫畫、動畫及遊戲。

儘管一年一度的動漫盛會仍然吸引大約70萬人參加,但對於趙遠明和其他香港人,過去習以為常的漫畫閱讀方式正在發生變化。

“一開始我還去買單本漫畫書,可是現在的書價實在太貴了。”他說,“每一期要花掉35港元,我實在負擔不起了。”

為此,趙遠明和其他漫畫愛好者轉而尋求數位形式來滿足自己的需求,通過各種應用、網站來免費獲取內容——通常都是從正版掃描得來。

儘管一些獨立漫畫家通過努力做得風生水起,但免費內容的傳播一直讓本地漫畫出版商叫苦不迭,尤其那些再版日本動漫的出版商更是苦不堪言。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是漫畫的黃金期,我們那時候一期能賣掉20多萬本。可是現在,就連那些最受追捧的漫畫書,其銷量也不過兩萬本;這樣大的下滑是多麼令人難以相信啊!”香港動漫畫聯會(Hong Kong Comics and Animation Federation)理事鄧永雄(Thomas Tang Wing-hung)說,“對於一部剛剛引進的日本作品,其銷量還不足1000本。

本地產漫畫書的銷售也已經開始下滑:經久不衰且廣受喜愛的武術系列分期連載作品《風雲》和《神兵玄奇》每週仍然可以賣掉10000多本,但對於那些不太知名的作品,其銷售量可能還不到2000本——這個銷量甚至無法賺回印刷成本。

“目前香港漫畫出版業面臨一個嚴峻的時刻。”鄧永雄說。

天下出版和玉皇朝等主要出版商目前試圖通過收藏品(例如武器模型等)以及出售網路遊戲和電影的特許經營權來獲取額外收入。但印刷品銷售仍然占其總收入的70%。

印刷品仍然是漫畫出版商最穩定的收入來源,因為動漫節期間的商品銷量會出現一波高峰,但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很平淡。據玉皇朝總經理兼香港動漫畫聯會秘書長鄺志德(Dick Kwong)所言,2000年是動漫節創紀錄的一年,整個行業在為期五天的活動期間銷售了600多萬港元的商品。

鄧永雄將漫畫出版行業面臨的與香港音樂製作公司的窘境做了比較,後者目前較少依賴錄製品銷售,而是越來越多的依靠位居排行榜首位的歌手參與電影、商業演出及其他方式獲得收入。

香港動漫畫聯會是一個旨在宣傳本地作品的行業團體,致力於迎接網絡革命而不是被其擊垮。三年前,動漫畫聯會開發了iPad和iPhone應用程式,吸引更多香港的讀者使用這些網絡格式。然而,儘管該應用曾經創下20多萬次的下載記錄,鄧永雄認為這些應用仍然無法與免費盜版競爭,即使廣受喜愛的分期連載作品的售價僅為90美分。

收入縮水使出版商更加注意規避風險,因此新入行的畫家發現在這個行業涉足真是越來越困難了。

儘管前景黯淡,主要出版商的敬業團隊仍然夜以繼日地辛勤工作,保證每週推出系列作品——正如有些人所說,他們是行業內的一道獨特風景。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2
了按期交稿,資深畫家候偉儀每週都要在辦公室裡住上一兩晚。圖:Jonathan Wong

候偉儀(音譯)是這些畫匠的典型代表。他是一位具有二十多年業務經驗的老畫家,但剛入行時作助理畫工,負責每一張圖的細節修飾,從背景填色到細化人物衣服的紋理。

半生時間過去了,候偉儀的興趣始終離不開工作:他閱讀的所有小說,他觀看的所有電視劇和電影都為他的創作提供了素材。例如,為了給最近一期作品創作一個韓國人物,他堅持看很多韓劇,研究如何確定人物的風格。

雖然候偉儀的工作大部分時間都在桌面上,他還是抽出時間出門體驗一下生活,為一些作品探索素材:為了將香港無線電視臺的一部電視劇《烈火雄心》中本地消防員的故事改編成一部系列短作品,他曾多次參加消防站會議,與消防員聊天,體驗他們工作時的心理感受。

現在,候偉儀可以算作玉皇朝的骨幹畫家,但為了按期推出作品,他每週仍須在辦公室裡睡幾夜。辦公室有淋浴和沙發床供其使用。“沒有人要求你留下來,但這裡的氣氛就是這樣。”他說,同時還補充道,現在他不太經常留下來加班,因為已經結婚並且有了孩子。

對於為大型漫畫出版商工作的畫家來說,這樣的日常作息是司空見慣的,玉皇朝總經理鄺志德說,他本人剛入行的時候也做過助理畫工。

“在香港,助理畫工非常敬業。我做過多年助理,做一些畫家不做的事情——(畫)衣服上的圖案,修飾頭髮……很多人不願意做這些,因為他們認為:‘我在這個行業裡已經小有成績;我應該拿出我自己的作品’。”鄺志德這樣說。“甚至漫威(Marvel)都派人來我們這裡觀摩畫家的工作,一些日本出版公司也是如此。”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3
江康泉或江記因其對於生活的見解而知名。圖:Jonathan Wong

但是如果他們今天才入行,鄺志德和候偉儀承認,自己是否這樣做可能就需要慎重考慮了,尤其是有江康泉(Kong Khong-chang,更為人知的是江記)這樣成功的獨立畫家做榜樣。江記以其對於香港民生的觀點為自己開拓了一片天地。

一些獨立漫畫較少以娛樂為目的,而更多是一種自由表達或者社會評論的形式,超越了傳統武術史詩故事,回歸到描寫當地生活、文化和政治的短篇連環作品。人們對於這種題材的熱情正在上升。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4
徐偉光(音譯)是一位動漫愛好者,今年54歲,曾經參加過動漫節,他的個人經歷反映了讀者的變遷。

“還在上學的時候,我就喜歡讀《龍虎門》(玉皇朝出版的一本武術系列作品,曾倍受喜愛),對此簡直如癡如醉。”徐偉光說。“我現在還保留了這些漫畫書;從孩童時我就開始收藏。但長大之後我就不太關心了。”

現在,徐偉光關注的是本地報紙刊載的時事漫畫,在資料夾中保留一些他最喜歡的剪報。

日常生活為江記提供了很多靈感。他的最新漫畫書作品包括《丁丁辦公室》,這是一本關於員工爭權奪勢及與老闆鬥爭的連環漫畫作品,此外還有《兩個人的洗衣街》,書中記載了他和女朋友蝸居公寓中的生活軼事。

江記認為自己是一位非常典型的獨立畫家。他的收入來源較為廣泛,不只是漫畫書銷售——把自己的漫畫人物用於商業廣告、產品以及製作網上動漫視頻獲取收入。他剛出道時是一位自由平面畫家,後裡發現自己對於漫畫書越來越有興趣,2008年與一位合作夥伴共同創立了企鵝工作室,從此開始全身心投入漫畫創作。

“獨立漫畫書沒有多少(經濟)負擔,因此有更多個人表達的空間。我認為這是香港市場的一個獨特特徵。”江記說。

“香港和歐洲非常相似;歐洲漫畫和美國的漫畫不太一樣,美國的漫畫主要用於娛樂。在歐洲,漫畫更像小說或者獨立電影——某種自由表達的形式。香港目前兩者兼有:過去十年中,獨立創作的空間有很大增長,超越了某些較大的出版商,迥然不同的風格在這裡可以百花齊放。”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5
一幅漫道漫畫,相容了當地漫畫家的一系列體裁。

但是江記仍然認為香港對漫畫有需求,意指新近創立的週刊《漫道》和《熱血少年》。

《漫道》於大約六個月前剛剛推出,採用了多種體裁,其中包括以香港為背景的僵屍啟示錄,一位王子努力奪回自己王國的奇幻冒險故事,以及一位總想自殺的少女憂鬱故事。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6
《熱血少年》第一期

《熱血少年》上周推出了自己的印刷版處女作,在此之前登陸Facebook作為《熱血時報》的分支,《熱血時報》是由熱血公民《Civic Passion》的支持者黃洋達建立的一個媒體網站。

雖然江記已經成為一名獨立畫家,但他希望有更多紙質媒體平臺出現,供漫畫家投送作品,因為他仍然能感覺到紙質媒體的重要性。

“這就像在大街上遊行示威一樣:你必須走上大街,把自己的委屈喊出來。你出版一本雜誌,就等於做出某種陳述。”江記說。“如果我們可以相容不同漫畫書雜誌的風格,那就很理想了。”

鄺志德還說,漫畫將始終是香港的一部分。

“很多人說本地漫畫書產業已經奄奄一息,對此我不敢苟同,香港漫畫行業將永遠不會消亡。”他說,“儘管很困難,我們的畫家始終樂此不疲。為什麼我們會對此花費這麼多時間?那是因為我們能夠創作作品供人們實際購買和欣賞,由此能夠樂在其中。”
日期: 3/9/2014
來源:南早香港指南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