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全网文章 > 正文

胡椒默與胡椒豆用法律捍衛「少年不可欺」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在『少年不可欺『事件中,網友『NIKO』第一時間通過微信平台維權,而我們自始至終都在利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 的知識產權。」12月5日,和中國青年報記者談及最近受到輿論關注的「少年不可欺」事件,剛剛打贏網路侵權案的石家莊青年漫畫創作者,29歲的孿生姐妹胡 靖、胡玲表示:「通過輿論造勢,固然能得到社會關注和公眾支持,但網路維權還是需要依靠法律手段。」
  今年10月17日,隨著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的宣判,作為原告的胡靖、胡玲終於等來了「期待已久的公正判決」。
  蘑菇頭,黑眼圈,大圓臉……胡靖、胡玲創作的卡通自畫像「胡椒默與胡椒豆」很受網友喜歡,也被商家廣泛使用,製成文化衫、手機殼等各種商 品。比如被告北京某家居用品公司在自產的床上用品四件套中,未經作者許可使用了這一對卡通人物形象,在網店及實體店銷售過程中,未向二人支付任何報酬。
  姐妹倆決定用法律維護自己的知識產權。2013年7月22日,她們向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從起訴到一審判決及其後的上訴和終審,這對85后姐妹一年多的維權之路走得很艱辛。
  網路原創卡通形象被製成各種商品,作者完全不知情
  「我們是離不開互聯網的一代!」85年出生的胡靖、胡玲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在第一時間將作品發表到互聯網,已經成為兩人創作的習慣。
   2007年6月9日完成「胡椒默與胡椒豆」的創作后,她們將這對卡通人物形象上傳至姐妹倆名為「南靖北玲」新浪博客。「那時候,我們開始漫 畫創作沒有多久,只有通過博客,才能讓更多的人看到『胡椒默與胡椒豆』。」她們甚至不曾奢望「胡椒默與胡椒豆」得到太多關注,更沒有想到要藉助這對漫畫人 物獲取商業利益。
  然而,讓兩人沒有預料到的是,博客的訪問量開始陡增,大批網友留言表示了對「胡椒默與胡椒豆」的喜愛。
  「你們進行作品的版權登記了嗎?」初次聽到因博客而認識的《女友》雜誌編輯周黎的提醒時,胡靖、胡玲竟一頭霧水。什麼是版權登記?為什麼要版權登記?她們完全沒有概念。
  「太麻煩,算了吧。」試著簡單了解了版權登記的相關內容后,這對姐妹還是把周黎的提醒拋在了腦後。
  「我剛剛買到印著你們作品的文化衫。」「手機殼印上你們的漫畫很漂亮。」……在和網友的互動中,她們發現「胡椒默與胡椒豆」早已「走」出自己的博客,成為網友可以隨處下載,商家任意使用的卡通形象。
  2009年9月,在石家莊乘坐公交車時,胡玲更在乘車人所穿服裝的圖案中見到了「胡椒默與胡椒豆」。顧不上人多車晃,胡玲擠過去一把抓住乘 客的袖子,急忙詢問衣服的銷售地點。姐妹二人趕到乘客所指的店面時,才知道「貨是從廣州發來的」。與此同時,經朋友告知,她們發現北京、杭州、煙台都已經 出現盜用這對漫畫形象的商品。
  「胡椒默與胡椒豆」獲得認可,繼而讓商家藉此獲利,本是好消息,但讓姐妹倆憤怒的是:「沒有任何商家在使用之前聯繫過我們,更別提為此『買單』了。」
  由於互聯網的傳播,「胡椒默與胡椒豆」已經完全脫離了她們的控制。一向慣於默默創作的胡靖、胡玲這次再也坐不住了。
  2009年10月26日,胡靖、胡玲急忙到河北省版權局進行了「胡椒默與胡椒豆」的版權登記。「在和省版權局工作人員的交流中,我們才明白,商家盜用原創作品是違法行為。」
  但身在石家莊的她們,對如何阻止全國各地大小商家的繼續盜用,卻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2012年11月,胡靖發現北京某家居用品公司在其開設的網店中售賣印有「胡椒默與胡椒豆」的床上用品四件套。不同於先前姐妹倆了解到的盜用作品的小作坊,該公司已進行工商註冊,且網店中的銷售記錄顯示該商品已銷售近兩千套。
  「我們的作品被商家任意盜用,知識產權沒有得到保護,那段時間心情非常低落,甚至感到沒有了繼續創作的動力。」胡靖、胡玲決定拿起法律武器,為維權而戰。
  「互聯網一代」原創作品面臨網路「雙刃劍」:一方面需要藉助互聯網擴大作品影響力,另一方面也面臨著作品被盜用的風險
  為提供有效證據,姐妹倆常常連夜開著電腦,查看網店最新的銷售記錄,並先後兩次在公證處保全侵權商品的所有信息以及銷售交易記錄。
  為了儘快熟悉知識產權的相關法律,在網上進行法律諮詢成為兩人的「家常便飯」,買來的大部頭專業書籍也通通翻了個遍。
  一審判決,法院做出賠償6萬元的判決。「根據該公司的銷售額,我們所應獲得的賠償遠遠不止這些。」胡靖胡玲並不滿意這一結果,提出上訴。
  最終該案終審明確北京某家居用品公司對其侵權的事實,要求消除因侵權行為給原告造成的影響,並將一審中賠償胡靖、胡玲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6萬元增加到10萬元。
  姐妹把終審勝訴的消息通過微博等網路渠道對外進行了公布,一時間,她們名為「南靖北玲」的微博收到大量的「求助」私信。在全國各地,許多像她們一樣的青年創意工作者,也面臨著相同的尷尬和困惑。
  在這些「求助」中,有深圳的某漫畫家因未及時進行作品的版權登記,而使法律訴訟缺乏有力證據;也有人同「NIKO」一樣在發現被侵權后,迅速藉助新媒體將事件公之於眾,但涉嫌侵權商家第一時間下架了全部商品,被侵權者卻未能保全相關的證據……
  「互聯網是一把『雙刃劍』。」河北天捷律師事務所律師梁保東認為,由於缺乏足夠的資金和社會影響力,對網路文化熟悉的青年人通常選擇藉助互 聯網平台推廣漫畫、視頻、音樂等原創作品。但互聯網在加快這些原創作品傳播速度的同時,也降低了被侵權的難度、增加了維權的困難。
  「我們一方面需要藉助互聯網擴大作品影響力,另一方面也面臨著作品被盜用的巨大風險。」胡靖、胡玲坦言。
  專家建議加大對互聯網上原創者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
  「用法律維權佔用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對工作影響大,維權成本高。」 但經歷了艱苦的訴訟后,胡靖、胡玲姐妹倆還是建議青年創意工作者,在互聯網上遭遇不公時,要勇敢拿起法律武器。
  「知識產權是一種無形財產權,作品具有較強的可複製性,因此知識產權的權利主體對知識產品的控制相對較弱。」河北師範大學法政學院副教授寇占奎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談到,對於網路侵權而言,互聯網傳播極易造成商家侵權的連鎖反應,導致侵權行為的不斷擴大。
  他表示,文化創意工作者要樹立知識產權的意識,明確「知識即財產」的觀念。創作完成後,應第一時間進行版權登記。「知識產權尤其是著作權的保護,收集好證據是關鍵。」
  據寇占奎介紹,11月6日,全國首家知識產權審判專業機構——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正式掛牌履職,集中管轄原由北京市各個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的知識產權民事和行政案件。
  另據了解,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將在12月15日掛牌,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預計也將於年內掛牌成立。
  「開創性地設立知識產權法院,是我國在司法機構的設立上做出的重大舉措,這將大大增強現有知識產權案件審理的專業程度。」寇占奎認為,加大對互聯網上青年原創者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就是保護青年人創新的動力。

日期: 18/12/2014
來源:新浪新聞中心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