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全网文章 > 正文

提爾(Peter Thiel)與學生的十二問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

Paypal創辦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於2月16日首度來台公開演講,2月17日,他的第二場演講獻給了台下300多位學生,比起前一天對創業家演講更輕鬆活潑,也帶給台灣學子更新鮮的思考衝擊。

Q1:我如何知道我的點子可行,值得創業,而不只是亂想?

A: 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某種程度來說,這可能是價值兆元的問題,若我可以每次都正確答對,價值就是無限大。

我認為是對的組合,做有價值的事,而且沒有別人做。如果這組合對了,你的事業就會有價值。起點是「是否有價值」和「沒有別人做」,你必須誠實地去評估,多數時候,創業者一開始都很樂觀,忽略很多問題。也許忽略某些問題是好的,別讓閒言閒語干擾你。但到了最後,你還是得盡可能客觀去評估,有哪些特別的問題待解決。

當時PayPal用email連結錢的新點子在一開始似乎並不複雜,我們一推出就快速成長。然後有人開始抄襲,結果比想像中複雜許多,因為有很多詐騙行為。在1999年夏天推出時,某Visa前主管問我如何處理詐騙,我說PayPal這名字這麼友善,會用的都是好人,不會有詐騙啦!我還認為他在Visa工作太久了,加上他本身是個負面的人。不過後來詐騙問題真的很多,我們必須認真解決。我想說的是,你無法事先知道會有什麼問題,你只能盡可能的去了解一些變數。

有些科技公司必須先做到世界第一才能產生價值,像是半導體或硬碟製造商,是全球性的競爭,做到台北、台灣、東亞第一都不夠,必須持續思考以達世界第一,但那非常不容易。

Q2:創業前若有職場經驗,是否對創業有幫助?

A: 我常被問到的一種版本是:我想成為創業家,但不是現在,先在公司工作5~7年,然後再自行創業,這樣好嗎?

沒錯,上班的確可以學到管理、業務、或其他不同的領域。但創業的關鍵之一是做出新的東西,定義上來說是你之前學不到的。

一個成功的事業,最重要的是一個絕佳的好點子,你把他漂亮的執行出來,就算其他面向的事都不那麼好,你還是有可能成功。

另一方面,你所有的流程都完美,知道如何雇人、管理員工、打卡、每個人都出現、工作很多時數,但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那反而更不好。

在矽谷有很多管理很爛的公司,亂七八糟,有些人不知道在幹嘛,或做錯很多事,但到最後他們還是成功了,只因他們有個獨特的點子。我常舉的例子就是Twitter,管理超爛的公司,一切都雜亂無章,有些人不知在幹嘛,各式各樣的錯誤百出,但他們擁有一個可行的點子,所以價值高達25億美元,而這才是最重要。

比較之下,如果你開一家餐廳,你必須確保一切正確,要有效率,控制食材成本,上菜快速、廚房有效率,所有的一切都要高效率,因為若你
擅管理,很快你就會倒閉,我想這就是兩者的差異。

另外我常聽說有人5到10年後就要創業,但實際上很少發生,雖然你已較有經驗,有點財務基礎,但你的責任更多,該花的錢也越多。

當我在紐約律師事務所工作時,那裡的人都賺很多錢,但完全沒存錢,賺越多錢,花越多錢。說來奇怪,理論上他們應可以存到錢,但實際上卻花個精光,像被困住。

所以我認為創業沒有什麼特定的正確時間點。如果你有個好點子,早做比晚做好。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若你的點子很爛,等個五年也不會變好,所以沒什麼完美的時間點。

Q3:談談「提爾獎學金」,為何申請者要輟學?

A:「輟學」聽起來太嚴重,我們都說是「休學」。因為在美國,你可以隨時回去念大學,學校都用畢業人數在評估競爭力,如果你不喜歡這個計畫,你可以隨時回去。

2011-2012是第一屆,共24個學生,最後有5-6個回去念書,有18-19個後來自行創業或多少參與了矽谷生態圈。

我認為創業是必須全職投入的事,在職學生很難做到一邊上學,一邊還要在某間公司每周工作15~16小時,我認為就無法真正開始,連比爾蓋茲或馬克祖克柏,創辦微軟和臉書,最後也都…他們並不覺得是輟學,只是暫時休學,雖然最後都沒回去。但他們還是可以回去。

Q4:那些正打算創業的人,你們會如何跟父母說我們要休學?

A:這一直是目前最大的問題。

Q5:創業家具備哪些特質?

A: 很難把他們簡化,但我想有很多幾乎矛盾的特質,剛好正確的組合起來。

我認為是有點固執,不輕言放棄,但也願意聽別人的意見。若你很固執,但從不聽別人說的,若你的點子很爛,則很快就會失敗。但若你耳根子太軟,也很容易被別人說服。所以好的組合是稍微偏執,但心態開放,願意傾聽,一邊創業一邊收集好意見。

我再說一個在學校和創業時會遇到的不同。在學校裡,你完全是個人主義,靠你自己對抗其他人。但在新創公司不只你一人,比較偏重團隊,一個關鍵問題是「大家一起能做得多好」。可能很有才華、很有創意、很聰明、很賣力的人,但如果他們無法互相共事,那會是很大的問題。

一個最常見的失敗原因,不是來自外部,被競爭者擊敗,而是來自內部,同事相處不來,然後開始崩壞。

因此我非常重視公司的「團隊因素」,若有些人要創業,我會先問他們的歷史,例如創業之前你們在做什麼?你們認識多久了?爛答案是:我們上週在某創業家的社交場合認識,決定合作來創業,做什麼不重要,我們只想創業。較好的答案是:我們當朋友3~4年了,我偏向商業,他偏向技術,這點子在我們心中想了很久。這類的關係比較牢固,因為創業定有起伏,像雲霄飛車一樣,你不希望在低點時就炸了。

Q6:如何挑選創業成員,挑選夥伴有哪些條件?

A: 也許是極端的比喻,但創業就像結婚一樣,要如何才能嫁對人,沒有精準的公式。但若你完全不認識這人肯定不會好,就像你去拉斯維加斯,跟吃角子老虎機前第一個遇到的人結婚一樣,雖然有可能中頭彩,但絕不是什麼好主意。

創業很相似,雖然有些新創公司,共同創辦人可以一同工作,但我認為最好還是要認識一段時間,有些共同點,某些地方能互補,都認同遠景,對公司該做的事有共識,有互補的技能,創業夥伴間就會自然去分配工作。

Q7:你常評論高等教育,如果你可以,你會如何改善今日的高等教育?

A: 以美國的情形來說,在美國,大學教育的成本穩定上漲,比物價膨脹的速度還快很多。從1980年開始,大學費用上升400%,比任何事都快,快過健保、能源、房屋成本。對於大學體系的價值出現很多質疑的聲音,因為實在太貴了。學生帶著10萬美金的學貸畢業,引起更多質疑。50~60年前,大學畢業生沒有任何負債。

所以我說教育將會泡沫化。房貸泡沫、90年的網路泡沫,我認為今日的教育也可能泡沫。因為大家相信、父母相信、年輕世代相信,教育就是最重要的事,絕對是成功必要之事。當然大多時候,有大學學歷總比沒有好,你不會掉進社會上的很多陷阱。但若你認為大學文憑就是你人生的答案,那就有點像是你放棄了對未來的思考。

有人問我說若可以重來,我會不會去念史丹福,我也許還是會去,因為我當時不知道還有什麼別的事可做,但若可以重來,我會更用力思考,史丹福畢業後我要做什麼。

有些人進了頂尖大學,就感覺人生被安排好了。我有個朋友進了耶魯,校長歡迎他的時候說:恭喜你進了耶魯,你的人生已定。我朋友想說我才17歲,人生會不會太早就定下來了? 我認為文憑也許是好事,但若把它當成最重要的事就會很危險。

2008年財務風暴後,長年來我們重視的成績制度感覺越來越不受用,大學很擅長把你放在成績制度上,但要是這件事越來越沒用,我們更該重新思考一下。

我並沒有大學教育的替代方案。但我們應該避免單一系統,並找出更多的選項,讓不同技能、不同興趣的人去追求不同的事。我認為未來會變得更多元,活在更寬廣的領域。

Q8:你認為翻轉教室或MOOC能否讓教育更好?

A: 我想一連串科技的發展,一定會對教育帶來影響。MOOC目前遭遇的問題是很難跟大學合作,很多大學不願意提供外人較便宜的文憑,要從內部改革變得非常複雜。

我想一段時間後,很多事情都會變化,包括學費、壓力、或更多選項的需求。

我認為改革速度緩慢最大的原因是缺乏想像力,這些人無法想像能有其他可行性,所以按照既有方式的壓力越來越大。大家還是想擠進頂尖大學,走同樣的路線,縱使這些東西已越來越沒效。

在美國我常用一種比喻,我認為現在的美國大學教育危機,很像1500年的羅馬天主教會,當時有所謂的神父課程,向教徒收錢給予罪的特赦。現在的大學就像無神的教會,有了文憑就得救,如果沒有文憑,你就得下地獄。

有句話說「去耶魯,或去監獄」。我認為在未來,我們不應該只有單一的取代性教會,而是更多元的選項,像是16世紀的基督教會那樣,我們必須靠自己努力拯救自己,不是任何機構,而是靠自己。雖然有點令人不安,我們喜歡讓機構來幫忙,但我不認為那會是未來。

Q9:在台灣有很多年輕創業家,但我們沒有矽谷的生態圈,我們該如何和世界連結?

創業永遠充滿挑戰,矽谷更是。你需要找人才、找資金,我們當時創辦Paypal時,最初的資金也非常難找。1999年我們終於募到5千萬,後來再兩輪,13個月後我們募到1億,最初的5千萬比之後的1億難的多。

我們見了很多個人或創投,我記得有一次約在中國餐廳,對方不確定是否要給我錢,就說,那看看幸運餅乾怎麼說好了。幸運餅乾都是一些正面的話,但後來他還是沒給我們錢,所以起頭總是最難的。

科技創新是「創新」和「溝通」的組合。兩樣你都要做,這就是為什麼科學家都不太行,因為他們總覺得科學本身只要夠好,只要有重大發現,大家就會捧著錢上門。

但事實從沒那麼簡單,你還是得花時間跟他們正確解釋你在做的事。

我想矽谷是有點優勢,這麼多年來的人際網、有密集人才、充裕資本、和豐富經驗。但矽谷絕不是唯一適合創業的地方,有些缺點像是高房價、高租金、高薪資,雖然較易取得資金,但成本也高出許多。

我認為矽谷的社群效應也有可能是負面的,這裡的生態圈讓大家無話不談,有可能產生泡沫的心態,或大家做的都很類似。在一開始,你有最大的自由,可選擇跟誰共事,進入什麼市場,但也是最恐怖的一段時間,因為要說服人相信你是很難的事。

我朋友Reid Hoffman常說:「創業一開始都是虛幻的,尚未存在的,如果你可以說服人相信那會成真,他們也信了,然後才會成真。」所以這是一段步步為營的神祕過程。

Q10:如果有人向你提案,有哪些點會打動你?

A: 這是個危險的問題,我若回答了,可能馬上就有二十個用同樣的點來找我,最後反而沒用了。

首先,我不認為你可用30秒或1分鐘提案,除非是爛點子。好點子比較難解釋,我喜歡有人推薦,我會花至少花半小時來了解這事業如何運作。

所謂的5~10秒電梯提案一定不可行。美國有個電視節目叫《創智贏家》,每個參賽者的都很聰明、很戲劇化。我看中事情的本質永遠大於過程,很會表達很重要沒錯,但到了最後,你事業的本質才是關鍵。

如果你希望向我提案,作法是透過一個我信賴的人,請他引薦你。

Q11:你有沒有欣賞哪個創業家?

A: 很多曾與我共事過的人我都很欣賞,還有馬克祖克柏,19歲創立Facebook,非常努力、專注、不停地思考這家公司。你可以和他進行不同程度的對話,產品細節、市場問題、同業競爭、其他國家的狀況,或是10到20年後的世界會長怎樣。

我發現一個好的創業家,在各方面的知識都懂很多,從產品、工程、管理、行銷、甚至10~15的世界走向,能把這些知識正確的組合起來。就很像我們之前Paypal裡的很多同事,後來大家都各自創立不同的公司。

伊隆馬斯克也是一個極具啟發性的人,創辦了Tesla和Space X這類不尋常的公司,並不算是完全的科技公司。有啟發是因為這些領域大家覺得已完全發展了,但他重燃了一些可能性。他是一個很有魅力、很有啟發性的人,我記得在2008年,他剛創辦Tesla,我問他:「最後一家成功的美國汽車公司是何時?」他回答說:「最後一家成功的美國汽車公司是1941年的Jeep」,所以已經67年沒有新公司了,「也該是時候有新的汽車公司了」,他認為。雖然有很多人還是覺得,哇,怎麼可能有人去嘗試。但他做到了。

我覺得有一群創業家他們非常有魅力,可以向你描述一個跟現在非常不同的未來,這通常是商業上很有力的一個特質。你要懂得協調,把所有事物成功拼湊在一起,讓大家為你工作,投資人也進來,公眾也相信你,把這些全部都搞定。

所以擁有這種魅力,你可以描繪出一個畫面,說未來會怎樣的故事,因為很迷人,所以可以激勵大家,然後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

如果你對未來有清楚的畫面,也許就可以決定未來。因為我們很難抽象去預測未來,但你可以說明並預測你成功後的未來。

Q12:您有沒有經歷過挫折或失敗,您是如何面對的?

多年來我有成功有失敗,但我認為失敗常令人誤解,因為失敗跟成功往往是一體的,重點是你當下如何處理它。

我在法律學校時,有個必須程序是要去美國最高法院當職員實習一年,9個法官每人選4人,最後面試了8位。我和兩位法官面試,結果我沒有選上,那時約25歲,當下我真的崩潰了,那是我法律生涯需要的最後一張證書,只要進了就一切搞定了。

十年後,一個好久不見的朋友打電話給我,開頭第一句不是問候,而是說:「Peter,你應該很高興當時沒面試上吧」。所以,失敗的意義完全改變了。

我們都知道若當時進了,也許算成功,但就變得非常傳統。我認為失敗是很微妙的,在當下你可能覺得會崩潰,卻很難了解他真正的意義。

以創業來說,失敗永遠被高估,矽谷有個老生常談:「失敗不算什麼」,某種程度來說是對的,失敗了就再開始、再試一次。但實際上我覺得當人們失敗後,會帶來傷害性的結果,沮喪,對未來不再樂觀,並沒從失敗中學到什麼。一件事情的失敗,很可能是來自不同原因,可能是點子不好,可能是同事相處不來,很多原因都會造成創業失敗,要嘗試避免失敗實在有太多可說,但我想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失敗後不要老掛念著它,別去想若我有不同作法,用不同方式回面試問題就可贏到工作之類的。

當你遇到挫折時,最重要的事是別放棄,繼續進行其他的事,不要老想著它。
日期: 9/3/2015
來源: 天下雜誌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