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全网文章 > 正文

版權時代到來,你的手機安裝了幾個音樂App?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美國司法部宣布查封Sharebeast.com域名,根據美國司法部發布的消息,Sharebeast之前是美國最大的文件分享服務。“這是音樂行業和合法音樂服務的巨大勝利。Sharebeast公然侵犯歌手和唱片公司的權利,破壞合法市場。”

音樂,是人類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從中國開始有文化傳承開始,音樂就與之相隨相伴。從最古老的“吹土為聲”的塤到如今的“黑白相間”的鋼琴;從先秦時期“關關雎鳩”的詩經到如今“情歌懷傷”的流行歌曲,音樂伴隨著中國文化的變遷和發展。

可能是自古至今就沒有“保護音樂版權”的意識,所以從中國開始有卡帶(磁帶)開始,中國音樂就進入了大規模的侵權時代,無數的音樂被不斷的翻錄、複製,盜版正版混雜一片被售賣到大街小巷;到了現在,音樂的數據化,批量化,格式化讓音樂盜版更加簡單容易,再加上網際網路的推波助瀾,盜版音樂可以說是無處不在。

面對音樂版權市場的亂象,國家版權局也痛下決心,其在2015年7月8日下發《關於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要求各網絡音樂服務商應於7月31日前將未經授權傳播的音樂作品全部下線。到了7月31日,百度音樂、多米音樂等16家直接提供內容的網絡音樂服務商主動下線未經授權音樂作品 220餘萬首。

恩怨情仇錄之音樂版權

在此前,各大音樂服務商為了音樂版權,可謂是“八仙過海,相互拆橋”,其中最慘的莫過於媒體雲音樂了。2014年11月末,騰訊起訴媒體雲音樂《時間都去哪了》、《愛的供養》、《畫心》等623首網絡音樂涉嫌侵權,並申請取得武漢法院的禁止令。

然而就在不到三個月間,騰訊又再次針對媒體雲音樂:微信封殺了媒體雲音樂等服務商的分享功能,媒體雲音樂的等他方平臺來源音樂不能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面對媒體雲音樂的“不怪微信、無懼告別、不吝祝福”長篇聲明,QQ音樂顯然並不買賬,發布了標題為《是的,請回到尊重音樂的地方》的公告,微博大意是斥責媒體雲音樂“在盜版的迷途上越走越遠,執迷不悟、積重難返, 故人心,奈何變?”根據騰訊方面稱,媒體雲音樂因為與華納公司音樂授權到期,但是拒不下線,並且涉嫌侵權華納旗下的金牌大風歌曲達1800多首。

但是媒體雲音樂被起訴以及警示侵權,並非騰訊這一家公司,2014年11月,酷狗音樂在廣州起訴媒體雲音樂侵權,涉嫌侵權歌曲包括范瑋琪、那英、庾澄慶等知名歌手在內的17張專輯共計200首音樂作品;12月,傑威爾公司發布警示聲明,警告媒體等音樂和視頻網站侵權使用周杰倫新發行專輯《哎呦,不錯哦》中的主打歌曲;2015年1月,南京極韻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發出聲明,斥責媒體雲音樂侵犯其版權。

當然媒體經過各方控訴事件之後,可謂是“吃一塹長一智”版權意識明顯提高,7月31日的音樂版權糾察問題上,媒體音樂下架了侵權音樂僅642首,相比之下百度音樂下線64.2萬首、多米下線40餘萬首、一聽音樂下線60餘萬首。

在之前各大音樂服務商對於音樂的版權幾乎都一樣:購買版權(正版)+獨立音樂人(正版)+(大量)盜版。但是在經過了一系列的相愛相殺後,服務商們也開始積極購買版權打擊盜版,維護音樂版權利益,現在雖然不能說沒有盜版,但是自8月份起,音樂盜版已經相對於過去少了很多了。

盜版大國的防盜之路步履唯艱

在國際上,中國盜版和中國制造享有同樣的名氣,在曾經的世界盜版大國排名中,中國還曾位居第一、第三,可見名氣之大。在之前的十年間,中國廠商們依靠著中國制造興盛了中國盜版,“中國盜版,盜你所見”,不管是硬件還是軟件,不管是文學還是漫畫,不管是電影還是音樂,中國盜版可謂是處處可見。

並且由於現代網絡科技的發展,網際網路連入了千家萬戶,網際網路盜版更是在中國顯而易見。即使中國從2005年開始就開展了網絡專項行動,並於2010年開展了“劍網行動”,2015年國家版權局聯合國家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6月聯合開展“劍網2015”專項行動:從6月開始至11月嚴查網絡音樂、雲存儲、應用APP、網絡廣告聯盟等侵權盜版。

雖然在音樂版權方面,劍網行動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但是整體來看防盜行動還是“道阻且長,至其什遠”。在防盜之路上的阻礙不只是有服務商,其中更大的一塊難以搬動的石頭還是用戶,像以音樂為代表的網際網路盜版產品,其最大的擁躉者是龐大的網際網路用戶群體。根據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4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6.49億,這麼一個龐大的網際網路群體,可以說絕大部分用戶或多或少都享受到了網際網路盜版的“紅利”:或是盜版文學,或是盜版音樂,或是盜版電影等等。

尤其是中國在有了網際網路開始,用戶們就一直享受著網絡免費時代帶來的“甜頭”,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更何況中國網際網路用戶就從未體驗過“版權時代”的“艱苦生活”。即使是國家給予了網絡用戶和服務商幾個月的緩沖時間,但是緩沖期過後,對於音樂下載收費的現狀,很多用戶可能一時間或者長時間不能接受。現在就有很多用戶開始囤積音樂、電影、動漫等網絡資源,以度過“收費災難”的審判。

在未來人們想要聽音樂可能要裝很多個App了

雖然服務商和用戶有諸多的不情願,但是網際網路音樂未來進行收費什至高額收費卻是顯而易見的,因為國家已經明令規定不同網絡音樂服務商不能共享音樂版權。所以習慣使用手機聽音樂的移動端用戶們,在未來你可能要裝載多個App了,比如《中國好聲音》的第二季的音樂播放獨家版權歸屬百度音樂,第三季則被阿里系音樂收到麾下,還有像周杰倫14年發布的專輯《明明就》其音樂版權就專屬於QQ音樂。

雖然多個播放器繁瑣、不便利,但是其昭示的是中國版權意識的提高,其所激勵的是更多原創歌手的創作熱情,帶來的是更多原創音樂的誕生,最終的收益者還是用戶。

文章系@科技新知(微信ID:kejixinzhi)原創,首發於百略網,轉載請註明作者及來源。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作者公眾號。
日期: 24/9/2015
來源:台灣粉絲俱樂部』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