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利申请,香港外观设计专利,国外知识产权代理,澳门商标知识产权代理,商标权转让,商标代理,国外商标代理,国外外观设计专利注册,欧盟外观设计专利,国外商标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全网文章 > 正文

現代德克斯特》不及格學生變身發明家,打破愛迪生一輩子的專利紀錄

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
一個大學曾經拿過最低分的學生,靠得全神貫注的精神、創新的思考能力,自己開創了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讓我們一起來看看美國最偉大的發明家之一, Lowell Wood.

我對 Lowell Wood 的印象

「這部車好像只能容得下一個人」Lowell Wood 如此說道,他正要順道載我到我下榻的酒店,開的就是他這部褐色的 1996 年豐田 4Runner。車子停在位於華盛頓州貝爾維尤,30 多萬英里面積的辦公樓地下室,車裡的垃圾袋佔滿了後半台車,誰也不知道袋子裡裝了什麼東西。他使勁​​地擠壓自己 188 公分的身材才坐進駕駛座上,並用他的手杖撥走副駕駛座上的垃圾,還有那部 80 年代的複古車載電話,好騰出一些空間給我。

上車後我發現車內瀰漫著一股寵物狗糧的氣味。 Wood 開始掏出鑰匙起火開車,這部老爺車大概劇烈搖晃了半分鐘才終於啟動。當車開始移動時,我才將心中的疑惑大聲說出來,我對他說如果我們能把車上這些垃圾移到他休旅車上該有多好。不過 Wood 卻說:「不可能,我沒有時間做這些事」。他表示自己在應對生活方面非常的差——比如說付賬單、洗車等。他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發明,解決還有處理世界面臨的真正問題。不同的思路不斷地侵襲著他的大腦。 「這就像雨林」他形容這種思維狀態說,「每天下午,雨都會落下來。」

對大多數人來說,這話如果不是幻想,肯定會讓自己會顯得妄自尊大。但 Wood 嘴裡說出來卻是實實在在。他今年 74 歲,是 Intellectual Ventures 公司的一位住宅發明家,Intellectual Ventures 是一家知識產權風險投資公司,位於美國華​​盛頓州的貝爾維尤。大約十年前,他被支付高薪,和國際團隊一起思考和研發了一些產品,如抗震頭盔,藥物輸送系統,超高效核反應爐。說真的,這些產品真的能解決一些迫切需要。

在 20 世紀 80 年代冷戰後期,由於蘇聯擁有比美國更強大的核武攻擊力量和導彈能力,美國因為害怕「核平衡」的形勢被打破,需要建立有效的反導彈系統,從而美國提出了「戰略防禦倡議」即「星球大戰」計劃。而 Wood 就是負責「星球大戰」中保護美國受蘇聯導彈襲擊的太空雷射研發。此外他還是一名天體物理學家,一個自學成才的古生物學家和計算機科學家,就在幾個月前,他成為美國歷史上最有錢的發明家。

「他有至少一半以上的發明正努力幫助地球上最不幸的人。」

愛迪生最後的專利於 1933 年 5 月 16 日 獲得,美國專利號為 1908830。讓我們回到 1869 年,愛迪生在通信,電影,照明和配電這些行業都有發明專利。直到他的職業生涯結束,他擁有 1084 項的實用專利。

這個紀錄一直到 2015 年 7 月 7 日才被打破,當 Wood 獲得了美國專利號為 9075906 的「含醫療設備的醫療保障體系」時候就已象徵著他的時代來臨。 Wood 還有 3000 多項發明等待美國專利商標局審閱,他很可能是美國未來最有發明創造力的發明家。

Wood 在 Intellectual Ventures 公司的工作包括一些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項目,如雷射刮鬍刀、可以為盤子裡的食物設定熱量的微波爐,所以從這種微波爐裡出來肉類,蔬菜,和含澱粉食物溫度都是一樣的。他還致力於研究一種低功耗的衣物烘乾機、汽車自動防碰撞系統以及用於保存疫苗的保溫瓶。

「至少他有一半以上的發明正努力幫助地球上最不幸的人」Nathan Myhrvold , IV 的聯合創辦人以及前微軟首席技術師如此評價 Wood,「他真的有發明創造的天賦,他的很多發明創造已經拯救了數以萬計的人,而且還在持續拯救人類。」

Wood 把我送到酒店門口時,他還提到對於自己來說,認識一個好的機械工是多麼令人欣慰的事。他打算把他這部上路時間很久的 4Runner 轎車留給目前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獲得了博士學位的女兒。這樣的話就不用擔心車,能夠騰出多一些時間去發明創造。

最近,他一直將精力投入在研發的一次性通用疫苗上。 「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幾個小動作而已,」他說:「新生兒剛出生時,直接把他從子宮裡取出來,將這種一次性的通用疫苗接種在新生兒大腿上,那麼他們所有的兒童疫苗接種就都完成了,以後就再也不需要打針了」。

談及讀書時代,Wood 堅持不認為自己是個聰明的學生,至少學校生活的一開始他是不聰明的,「沒有一個科目學得好」。他經常考不及格或在特定的課程中經常考最低分,後來他通過重複練習和強烈的努力提高自己的學習成績。這種策略果然奏效了。他甚至跳了幾級,16 歲就考入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在那裡,他參加了榮譽級別微積分課程的考試,這好像是幼年時期的噩夢重演一樣,這次考試的最低分又是他。 「我進入了一個人人都很有天份的班級,不僅僅靠的是知識,對我來說,真的很​​有打擊,」他說:「這就像不告訴我該怎麼游泳,就直接把我扔到湍急的河流裡一樣。」

低分的成績嚇壞了 Wood,他試圖去解決另一道數學難題來彌補考試失利而丟掉的學分。 「早在 1958 年時候有個著名的數學問題,是將瓷磚以一種特殊方式鋪好一定面積。這看似是無解的,很多人抱著極大的決心和熱情去專研破解這個問題的方法,到最後都不了了之。」

就在這個時候,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剛有了密西西比河以西的第一台數字電腦。 Wood 利用聖誕假期自學如何使用電腦,然後寫了一個程式就解決了這個問題。 「這不是件羞恥的事,原本可以用聰明解決的問題,我使用了強力的解決方式。」之後他回到學校去,然而他的教授認為他這種做法有欺騙學分的嫌疑。 「我彎下腰從我的公事包裡掏出了電腦程式,」他說:「教授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電腦是什麼東西?如果你能教我怎麼用電腦,我就給你學分。 」

在冷戰中的成就

就這樣,Wood 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繼續學習,最終獲得化學和數學的本科學位,以及天體物理學博士學位。在 1972 年,他在 Lawrence Livermore 國家實驗室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那裡他擔任 Edward Teller 助手。 Edward Teller 是理論物理學家,著名的氫彈之父。 Wood 專研的項目範圍很廣,從太空梭到使用伽馬射線定位物體。在隨後的「星球大戰」計劃中,Wood 組織了一批科學家,打造出能夠半途探測並摧毀俄國洲際彈道導彈的武器系統。

Wood 開創的這一切是始料未及的。歷史學家和記者向來對 Teller 都不友善,將其視為冷戰時期最具爭議的人物之一,因此也將 Wood 歸類為邊緣的科學瘋子,尤其是涉及到「星球大戰」計劃問題。
不過,Wood 很快就表明一直以來,他都知道這套武器系統雖然在技術上是可行的,但是製造工程過於複雜和昂貴且不實用,作秀成分占多數,是一個拉低敵人士氣和拖垮敵國國庫的假行動。

「我從一開始接到這樣的任務就時時刻刻保持著清醒,我也完美地完成我的任務,」他說。 「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結果,蘇聯解體了,邪惡大帝國已不復存在,這是我和我的同事們共同努力的結果。」對於 Wood 和他曾在同一實驗室工作的妻子來說,冷戰的結束是一個極大的安慰,也是一個機會。 「終於在 1991 年聖誕節這一天,當我們看到克里姆林宮上空印有鐮刀和斧頭圖案的蘇聯國旗降下,我告訴我的妻子我們剛剛被賦予了新的生活了,這真的是最棒的聖誕禮物。」

2006 年,在為政府工作四十年後,Wood 選擇退休成為一名全職的發明家。 IV 的聯合創辦人 Myhrvold 很多年前因為一項科學研究而採訪過 Wood,兩人在一場以恐龍為主題的會議上遇到,重新燃起了他們的友情。 Myhrvold 和他聊到加盟 IV 公司的事,很快將 Wood 介紹給了比爾蓋茲。這兩個男人見面後一拍即合,現在他們定期開會,集思廣益。 「Lowell 真的很博學」蓋茲說,「這不僅僅是因為他的知識淵博,還因為他的思維方式真的很特別。他讓自己自由地來看待問題,跟其他人的視角完成不一樣。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偉大發明家的特徵。」

Wood 幫了蓋茲在人道主義方面所遇到的難題盡了很多力。 「每當有一個科學的問題,需要我去更好了解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去諮詢的就是 Lowell」蓋茲說,「如果他一時不知道答案,當然這種情況很少發生,最終我能確信他還是會知道答案的。」

最近的一個上午,在 IV 公司,Wood 漫無目的地將栩栩如生的霸王龍頭骨掛在接待區,接待區還放置了其他的老古董—像是打字機、顯微鏡還有 1890 年的人口普查製表機等等。此時的 Wood 像往常一樣地穿著,下身著休閒褲,上身則是搭配短袖牛津襯衫。他有很多件這樣的襯衫,全都是由加州伯克利一個退休的街頭藝術家製作,Wood 已經這樣穿著很多年了。 「這就是為什麼這些襯衫的顏色這麼淡了,」他說。襯衫再加上他的紅灰鬍子,讓他看上去像是一個嬉皮聖誕老人。

研發抗震型運動頭盔

「最近人們越來越關心腦震盪問題,因為專業運動員在 40 多歲時候經常會精神錯亂,在他們 50 歲之前可能就會死亡,屍體解剖死亡的真正原因才發現是因為大腦不愉悅。因此,我們被要求以創造性的角度看待腦震盪。我們接到這樣的任務,通常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走出去,查閱大規模的文獻資料,我們可能會查閱 50 萬頁左右的資料。透過翻閱這些資料,你才能大概得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說起來還有點尷尬,我原本不知道腦震盪是怎麼一回事。還以為只是腦部被外力猛烈打擊,頭骨內部受了點傷而已。」Wood 說話時眼睛朝下看去,顯然這個問題真的很困擾他。 「基本上,腦震盪和真正的震盪沒什麼關係。腦震蕩的發生是因為顱骨內部腦組織迅速地扭曲造成的,就是所謂的角加速度。這不僅是腦神經扭曲或扭曲速度的問題,還跟扭曲的時間變化率,和部分眼淚神經纖維的扭曲速度有關。這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一件事情。然而事實證明的確如此。如果這種扭曲率持續超過 40 至 60 毫秒,或者扭曲率每平方米高於 6000 弧度的話,那麼你受的腦傷害會很嚴重。

「但引人注意的是,這種傷害會累積起來。如果你在隨後的一兩週內做同樣的事情,或者是一兩個小時後重複做同樣的事,那就只能請上帝保佑你了,傷害不僅會變得更加嚴重,還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痊癒。如果你在足球場上或者是橄欖球場上連續地被對手撞擊頭部的話,損害很可能是永久性的」他繼續說:「這就是發生在 NFL(美是足球聯盟)的球員身上的事。職業橄欖球運動員每週都面臨著多次頭盔間的激烈碰撞,期間帶來了高達 100 牛頓的力量。

研究顯示,60% 美式足球的碰撞發生在頭與頭之間。同時,37% 頭盔間碰撞作用於頭的前部,36% 作用於頭的後部,而其餘由於旋轉力作用於頭的側面。在一個賽季中,職業橄欖球運動員平均頭部碰撞可達 900 到 1500 次。在足球場上,許多腦震盪發生時作用力達到 100 牛頓,兩名運動員以平均每小時 20 英里的奔跑速度相撞, 所有動作在極短時間停止(10-15 毫秒),頭部承受了此巨大衝撞力,而這正是造成腦震蕩的主要原因。他們即便得了持續腦震盪,比賽還是不會停下來,因此他們每天每週每年都在重複著這樣的傷害。就這樣他們在 10 年或 20 年之後就會毀了大腦,撒手人寰。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就要捫心自問:「我能為這個世界做什麼呢?」

一個組織試圖說服他發展抗震技術,起先他沒有興趣。 「這些運動員都是專業的格鬥士,」他說,「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的意思是,一種運動型傷害發生在你身上十年甚至是二十年。說到底這是一個自我造成的傷口。我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這上面呢?」

「然而事實證明,大多數腦力損害發生在高中運動場上,而不是發生在專業運動員身上。年齡在 10 到 20 之間的年輕男性往往在不經意間不知不覺地受到傷害,因為他們是一個團隊,所以他們決心不能讓球隊輸掉,所以他們一直在拼盡全力打球,即便是在受到輕度損害情況下,他們還想繼續打球。」

「這些孩子不會像職業橄欖球運動員那樣,會用腦去打美式足球。他們在場上就是亂跑亂撞,在混戰中容易受到嚴重的撞傷。有兩件有趣的事情你可以試著做做。首先,你可以給這些年輕人一個頭盔,用來測量在任何特定的打擊下,腦部受傷害的程度並會發出信號。嘿,小子,夠了。如果這種損害持續一天,一個星期,甚至是一個月什麼的,那你該怎麼辦呢?我建議你就呆在場邊,雖然這樣很沒有面子,但是可以防止腦部的永久性損壞。」

「一個運動員防震頭盔如果想要真正預防外力損害,無論受到的外力撞擊多嚴重,別人在運動時多粗魯地撞擊到你,你都可以在頭盔保護下免受傷害的話,那麼發明設計這樣的一個頭盔則需要很大的工程量,這樣的頭盔戴在頭上甚至能夠起到保護你頭部的作用,它會把你的頭和肩膀固定住。」

Wood 的防震頭盔的解決方案倒是跟美式足球這種運動氣質有點像,就是一點都不嬌氣。在頭盔內部的晶片會觸發融合運動員的頭盔和墊肩的機制。具體的運作原理 Wood 說的很含糊,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種頭盔可以讓頭部在受外力打擊時保持固定,不會讓頭部移動。這種頭盔還會抓住你的鎖骨,這樣一來不僅你的脖子不會骨折,你的大腦也不會受傷。你可能鎖骨會受點傷,但大家都知道鎖骨癒合的很快。至少你的傷害不是持久性的,而且鎖骨不像大腦那樣是關鍵人體器官。 「目前這項研發工作還在進行當中,直到發明成功再申請專利,準備進行商業化運作。」

在 Intellectual Ventures 公司的每月發明會議上,經常會有很棒的發明點子冒出來。 Wood,Myhrvold 還有 Gates 等人會聚集在一個會議室裡,進行數小時的腦力激盪。律師和助理們通常坐在外圍,做好會議記錄。 「我知道很多超級聰明的人,但這些聰明人當中的大多數人,包括我,卻不能像 Lowell 能夠把很多冷僻的知識點都裝在腦子裡,」Myhrvold 說,「他幾乎能記住每個元件的物理性質,這真的令人驚訝。」

關注發展中國家兒童健康,發明疫苗存儲設備

Wood 所在的 Intellectual Ventures 公司與比爾·蓋茲聯手,以公益為主要目的合作成立了一家名為 Global Good 的投資基金,其旨在發明新技術以提高發展中國家人民的生活質量。該基金由 Intellectual Ventures 簡稱 IV 進行管理。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預計,由於得不到及時的疫苗供應,全球每年有 100 多萬名兒童死於可預防的疾病,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很多地區缺乏電力及相關配套設施,無法保證疫苗的儲存溫度。疫苗儲存對溫度環境要求高,如果不能從生產到使用過程中保持低溫,疫苗就會被破壞。現今疫苗冷藏最大挑戰是高溫環境、遠程運輸、電力供給不穩定及冷藏設備維修和專業知識的匱乏。

為了幫助缺醫少藥的地區加強冷藏疫苗供應鏈,Global Good 和中國製冷家電企業 Arktek 攜手研發生產被動式疫苗存儲設備(PVSD),其無需電源,用冰排製冷能保持疫苗冷藏一個月以上。該設備可根據需求隨時拿取疫苗,且不影響其餘疫苗的冷藏效果,設備維修、保養十分方便,在合理的運輸安排下,可安全存儲疫苗,運輸至規模約 6000 人 (年出生率 4% 的) 的社區持續使用。此設備還配備了地點、內部溫度和疫苗存取次數等的監測系統。相關訊息還能透過簡訊傳輸和 USB 下載再進行科學統計分析,可以合理的規劃未來的疫苗接種計劃,挽救更多因沒有合格疫苗接種而面臨疾病威脅的孩子。此項技術已於近期在塞內加爾完成了試驗。

利用武器技術——光子柵欄技術,研發抗瘧疾產品

Wood 研發的抗瘧疾技術和他在武器研究的技術背景更為接近:就是利用「光子柵欄技術」來殺死蚊子,眾所周知的是,大部分的瘧疾都是透過蚊子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這個光子防護欄利用紅外線攝像頭、雷射技術以及與軟體配合,在一秒鐘內可以識別、追蹤並殺死數十隻蚊子。該產品的創造者,Global Good 以及其母公司 Intellectual Ventures 於本週與佛羅里達的照明科學集團公司(Lighting Science Group Corporation)簽署了一份關於生產資源配置的重要協議,為產品的生產推出市面做好準備,這樣每年就能拯救 60 萬名兒童免於瘧疾的危害。
日期: 10/11/2015
來源:TechOrange

本文由ipblog整理 转载请注明:转载香港知识产权交易所ipblog

Comments are closed.


design by colwan Power By Wordpress [作者登录]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899501835 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应内容